首页

他把贝聿铭祖宅改成爆红公寓 苏州园林也可以这

他把贝聿铭祖宅改成爆红公寓 苏州园林也可以这

日本建筑师青山周平花了10个月

改造了建筑大师贝聿铭的祖宅

这座苏州古宅一露面就在网络爆红

到底好在哪?我们去体验了一把

他把贝聿铭祖宅改成爆红公寓 苏州园林也可以这

本文授权转自公众号一夜美学(yiyemeixue)

在苏州,园林一直是人们梦寐以求的居住空间。

然而有个日本人,花了10个月时间,将贝聿铭叔祖的苏州老宅改造成了充满现代小确幸的时髦住宅。

没人能想到,苏州园林的精致和日式的禅意,能如此结合。

操刀改建的是青山周平,一个因为《梦想改造家》中对43平米的过道房神奇改造而爆红网络的设计师。

前天,我们有幸在这个奇妙的建筑里体验了一把,顺便和他聊了聊这事到底有多不简单。

日本人改造的苏州古宅会是什么样?

这次被改造的「嘉园」是一座传统的苏州园林。

始建于清末,位于苏州老城区的中心,四进式样、8个大小不一的庭院。

它的前主人是“颜料大王“贝润生——建筑大师贝聿铭的叔祖,贝聿铭童年经常来这里玩耍。

他把贝聿铭祖宅改成爆红公寓 苏州园林也可以这

他把贝聿铭祖宅改成爆红公寓 苏州园林也可以这

改造前的嘉园曾被用于某公司的办公场所。

90年代新建了几栋砖混结构的仿古建筑,虽还保留着雅致的古典园林建筑形式,但老派的红色油漆、古板的玻璃窗让它看上去死气沉沉。

像个“雍容华贵风“的旅游景点,更别提会有年轻人想生活在里面了。

他把贝聿铭祖宅改成爆红公寓 苏州园林也可以这

他把贝聿铭祖宅改成爆红公寓 苏州园林也可以这

他把贝聿铭祖宅改成爆红公寓 苏州园林也可以这

他把贝聿铭祖宅改成爆红公寓 苏州园林也可以这

青山周平用了中国传统的大漆工艺,把原本的红色主色改成了低调的黑色和原木色,高级感的简约风顿时出来了。

他把贝聿铭祖宅改成爆红公寓 苏州园林也可以这

游廊也被激发出了全部潜能,呈现出更贴近现代审美的风雅。

他把贝聿铭祖宅改成爆红公寓 苏州园林也可以这

最奢侈的是,在这栋3200平米的大宅子里,他只放进了区区15间房。

他把贝聿铭祖宅改成爆红公寓 苏州园林也可以这

他移掉了封闭的玻璃窗,将一部分的室内空间变成了室外的,以保证每间房都享有自己的庭院。

坐在里面感受新鲜的空气和四季的变化,院里的老芭蕉已长到了两层楼高,巨大的叶片抚摸着你的脸颊。

他把贝聿铭祖宅改成爆红公寓 苏州园林也可以这

这是宅子里两栋老客房之一,位于三进,一楼光线并不充足。

青山特地把作为日常活动中心的起居室移到楼上,秋日好晒晒暖阳。

他把贝聿铭祖宅改成爆红公寓 苏州园林也可以这

他把贝聿铭祖宅改成爆红公寓 苏州园林也可以这

他把贝聿铭祖宅改成爆红公寓 苏州园林也可以这

室内以朴素温暖的实木质感为主,是最得人心的日式简约风。

但如果仔细观察墙面的细节,会发现各处精心挑选的墙纸,静静散发着质感。

他把贝聿铭祖宅改成爆红公寓 苏州园林也可以这

他把贝聿铭祖宅改成爆红公寓 苏州园林也可以这

他把贝聿铭祖宅改成爆红公寓 苏州园林也可以这

木质老建筑里的楼梯、地砖和天花板被原样保留,充满了时间的痕迹。

搭配摩登的设计师家具也不显违和,从榻榻米的和室下来,你的踏脚石会是一段古旧的青石砖。

他把贝聿铭祖宅改成爆红公寓 苏州园林也可以这

他把贝聿铭祖宅改成爆红公寓 苏州园林也可以这

他把贝聿铭祖宅改成爆红公寓 苏州园林也可以这

隐藏式的收纳从外面看起来很低调,拉开柜门却总会适时地给你送上惊喜。

红酒杯、餐具、大冰箱和烫衣板都被藏了起来。

他把贝聿铭祖宅改成爆红公寓 苏州园林也可以这

他把贝聿铭祖宅改成爆红公寓 苏州园林也可以这

一反传统的住宅设计,这3000平米中公共区域甚至比私密空间的比例还要大。

除了酒吧、厨房,还有健身房、艺廊、理发店,甚至日式的公共泡汤池。

他把贝聿铭祖宅改成爆红公寓 苏州园林也可以这

△理发厅

他把贝聿铭祖宅改成爆红公寓 苏州园林也可以这

△酒吧

他把贝聿铭祖宅改成爆红公寓 苏州园林也可以这

△画廊

他把贝聿铭祖宅改成爆红公寓 苏州园林也可以这

△半露天泡池

“日本人改中国老宅,能行吗?”

一个日本人,要改造清代的苏州老宅,质疑声不断,包括青山自己。

青山虽在北京胡同里生活了近10年,对胡同的小型改造得心应手,却也是第一次接触这样大规模的改造项目,背景还是他所陌生的。

文化底蕴深厚的苏州园林。再加上这里与建筑大师贝聿铭的关联,更是让他觉得压力山大。

他试着将自己对苏州园林的理解放入其中,一方面传承历史,一方面创造城市新的文化生活的态度。

他把贝聿铭祖宅改成爆红公寓 苏州园林也可以这

北京八年充满人情味的胡同生活,让青山周平开始怀疑起普通住宅的私密和封闭。

现代的家庭规模越来越小,也搬进了气派的高层公寓,拥有个体独立和隐私的代价是越来越少的公共生活空间。

伴随着人和人之间日渐稀薄的情感。他认为这是中国传统建筑形式中最独一无二,也是最棒的体验。无论是北京胡同还是苏州园林。

他把贝聿铭祖宅改成爆红公寓 苏州园林也可以这

他把贝聿铭祖宅改成爆红公寓 苏州园林也可以这

“串门,是这所建筑最大的魅力

在他的理解中,嘉园原本是一个大家族的生活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