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赢生丝定价权、主导全球真丝品制造 蚕丝背后的

赢生丝定价权、主导全球真丝品制造 蚕丝背后的

  嘉兴在线8月26日讯 千百年来,丝绸与瓷器、茶叶一起代表东方大国远销世界。盛夏,人们在享受丝绸清凉的时候,一场茧丝绸行业的变局正在悄然演进。而其中,嘉兴作为一支重要力量发挥了重要作用。

  在东西之变中锚定“嘉兴坐标”

  7月6日,1600多公里外的广西,中国茧丝绸交易市场宜州蚕茧超市正式启动。这是继湖州生丝超市成功运行两年后,中国茧丝绸交易市场布局茧丝绸产业链的又一关键落子。其核心是探索以大宗商品新零售模式,对茧丝绸供应链进行深度服务和改造。而蚕茧超市也将让云南、四川、广西三省20多万户蚕农受益。

  放眼国内,茧丝绸行业有着明确的东西分工。东部地区如山东、江苏、浙江等都曾是蚕茧生丝传统产区。国家通过引导“东桑西移”,把蚕茧主产区从东部地区向西部地区转移。2003年,四川、云南、广西等中西部地区的蚕茧产量超过东部地区,成为我国蚕茧主产区。如今,广西的蚕茧产量已经占全国产量的一半以上。

  中国茧丝绸市场总经理刘卓明说,“东桑西移”让东部的深加工基地和中西部的原料基地分离,带来了上游和下游的产销对接问题。作为行业平台,中国茧丝绸市场想解决这个问题。这是生丝超市及之后的蚕茧超市设立的初衷之一。中国茧丝绸交易市场以行业平台介入,推行现款结算,钱货两清让困扰蚕农多年的“打白条”问题得以解决,困扰生丝厂、丝绸厂、蚕农之间的“三角债”也终于化解。

  “东桑西移”以后,浙江做什么?2015年,省政府明确提出,要传承好丝绸产业,并规划了路径:“推进丝绸原料基地建设、丝绸创新发展、名企名品培育、丝绸人才培养以及产业与文化的融合发展”的指导方向。

  在丝绸行业从业近30年,刘卓明的思路很明确:发挥中国茧丝绸交易市场多年沉淀的“国字号”品牌优势和行业影响力,从平台、品牌、技术和信息服务多角度切入。其中,最快最准的切口就是金融。“我们以供应链金融为核心,把上下游通过资金吸引和连接起来,通过资金流带动物流,物流产生贸易机会,慢慢渗透到上下游去,把平台、品牌、技术和标准全部融入进去。”刘卓明告诉记者,三年来,市场已经累计帮助200多家茧丝绸企业获得融资超50亿元,帮助企业及时收购鲜茧超过100万担。这也让中国茧丝绸交易市场成为国内最有影响力的茧丝绸行业交易信息平台。

  另一场东西之变核心点关乎国际生丝定价权

  20世纪90年代,尽管中国生丝产量已达全球产量的八成,国际生丝定价权却长期掌握在日本手中。日本横滨生丝交易所和前桥干茧交易所生丝主导了世界生丝行情。

  刘卓明说,这种格局一直持续到2010年。这一年,除爱马仕外,欧洲顶级奢侈品的绸缎织造全部放在中国,集中在了杭嘉湖地区。而日本横滨生丝交易所于2006年已经并入东京谷物交易所,生丝交易也在2010年停止。这一年,中国重新夺回国际生丝贸易定价权。

  这个大变局让刘卓明和同行们觉得振奋的同时,也深深庆幸于早年间的谋划。从2000年开始,中国茧丝绸交易市场开始编制发布“嘉兴指数”。在中国夺回国际生丝定价权后,“嘉兴指数”的影响力更为凸显,而今,已经成了国外客商与国内厂商谈价格的参照标准。刘卓明很自豪地说:“可以说,我们早准备了10年。”

  在行业之变中展现“嘉兴智慧”

  “互联网+产业”的时代浪潮拨动着茧丝绸行业。一场行业变局正在演进。

  以供应链创新运用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今年4月,省商务厅等7部门公布首批省级供应链创新与应用试点企业名单。嘉兴的浙江金蚕网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蚕网”)等7家企业列入首批试点企业。而“金蚕网”正是中国茧丝绸交易市场的主办方,金蚕网的控股股东则是嘉兴上市企业嘉欣丝绸。

  时光回溯到1993年,茧丝绸行业之变的转折点之一,也是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的转变。这一年,由当时的纺织工业部和外经贸部批准,中国丝绸工业总公司、中国丝绸进出口总公司,浙江、江苏、四川三大省级丝绸总公司,以及嘉欣丝绸的前身——嘉兴丝绸总公司,联合在嘉兴创办中国茧丝绸交易市场。可以说,这是一个含着“金钥匙”出生的行业交易平台。而“双轨制”运行又为其建立了无可比拟的行业基础和影响力。

  长期以来,中国茧丝绸交易市场主要从事大宗商品的中远期交易,沉淀了大量宝贵的数字资产。当市场经济转轨完成,特别是进入互联网时代,单一业务结构会让这条路越走越窄。